南京德而美庆典礼仪有限公司,南京礼仪庆典
苹果版Store

    繁体版
    指导玩家
    简体版
    下载平台
    南京德而美庆典礼仪有限公司,南京礼仪庆典
    建议推荐
    > nba让球分析
    安卓下载平台
    > 醉霄窈

    醉霄窈

    南京德而美庆典礼仪有限公司,南京礼仪庆典提供了小说《nba让球分析》nba让球分析在线直播免费观看赛事,比分、竞猜、冠军、竞彩、赔率、数据、优惠,新英体育为广大用户提供一个优良的体育文化传播平台

    “血口喷人?”孟浩冷笑,“朱小姐,你一向骂我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我承认我吃软饭,但最起码我敢作敢当!不像朱小姐,明明做了却不敢承认!”“我有什么不敢承认,我……”朱笑笑气往上涌,差点就要点头承认,但很快回过味儿来迅速改口,“你别指望从我嘴里套出什么来,是你自己挪用了公款,休想栽赃给我!”“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让我妹拿着证据去找思思了!”“你说什么?”朱笑笑跳起身来脱口尖叫,“你已经昏迷五天,怎么可能……?你是在诓我,就凭你这窝囊废,百分之百是在诓我!”“就当我是在诓你吧,反正我妹妹很快就能见到思思,你就在这儿等着思思给你打电话吧!”孟浩始终四平八稳。反观朱笑笑一张美脸阵青阵红,最终还是按捺不住打开房门冲出去。一冲出去,她立刻扯起嗓门尖声大叫。“王八蛋,果然是在诓我!”她怒气冲冲回进病房。孟馨则胆战心惊跟在她身后。“是,我是在诓你,之前没证据,可现在有了!”孟浩淡然一笑,拿出枕边的手机,冲着朱笑笑晃了一晃。朱笑笑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王八蛋,你敢阴我,我杀了你!”她向着病床猛扑过去,企图抢夺孟浩的手机。孟浩扬起手来,一巴掌拍在朱笑笑脸颊上。“啪”的一声,朱笑笑翻倒在地,半边脸颊迅速红肿。“你敢打我?你个吃软饭的窝囊废竟敢打我?”“我打你都是轻的!”孟浩一字一句阴冷如冰,“你跟聂枫私相勾结处处为难我,甚至将公款挪用这么大的罪名嫁祸到我头上!我告诉你朱笑笑,我早就已经忍够了,从今天起,不管是谁惹到我,我都会以牙还牙以血报血!”朱笑笑万万想不到这个几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的窝囊废软饭王,一旦沉下面孔居然如此可怕,禁不住浑身打个冷颤。但很快的,她就从地上爬起身来尖声叫嚣。“就凭你这个窝囊废,你吓唬谁呢?你等着,我要不把你这窝囊废胳膊腿全部拧下来,我就不是朱笑笑!”她明知她一个女人不会是孟浩对手,索性踩着高跟鞋飞快离去。孟浩冷眼看着她离开,右手五根手指飞快颤动,推算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这五天他表面上昏迷不醒,实质已经掌握了《星空算数》初级算法。而一旦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过往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未来三五日内将会发生的事情,他都可以推算得清清楚楚。这就是为什么他方一苏醒,就一口咬定那六十万公款挪用是朱笑笑在陷害他的原因。而且孟浩推算出先两年之所以干啥啥不成,并不是他当真不会做事,而是那位豪门公子聂枫在背后捣鬼。聂枫本来是想借由孟浩的蠢笨与无能,让向思思明白她的选择错得是有多离谱。却没想到整整两年孟浩一事无成,两个月前更是出了公款挪用这件大事,向思思却始终忍着不肯跟孟浩离婚。聂枫气急无奈,这才对孟浩狠下毒手。五天前孟浩从脚手架上轰然跌落,就是聂枫指使人干的。而这所有的一切,孟浩都已经了然于胸。“哥,那女人肯定是找人去了,咱们怎么办?要不要赶紧出院躲起来?”孟馨从病房门口走进来,满脸忧急看着孟浩。“躲?往那儿躲?有哥在,没事的!”孟浩说。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在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的同时,他的躯体也自然而然脱胎换骨,如今他的体质之强悍,已经远超一般的武道高手。所以朱笑笑找来再多人,都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当然这些话他不能解释给孟馨听,因为像“灵魂离体”这种事情,说出来一定会把孟馨吓死。趁着孟馨去找主治医生来给他检查身体,孟浩将刚刚拍的那段视频给向思思发了过去,随后又给向思思打个电话。向思思很快就接了电话,却在那边一声不出。孟浩很清楚向思思打心眼儿里瞧不起他,而且孟浩推算出向思思在大学的时候受到过严重的心理创伤,导致她内心深处极度厌恶与男人亲近。所以她选择与孟浩结婚,不过是因为孟浩跟她的身份差距太大了,更加上腿有残疾,在她面前自然而然会心怀自卑唯唯诺诺,只要是她不愿意的事情,孟浩就绝不敢对她进行任何强迫。而她却可以借助与孟浩的夫妻关系,将其他男人拒之于千里之外。不过知道这一点,并没有让孟浩对向思思有任何反感,反而心中充满心疼,发誓要用一生的时间,慢慢让向思思对他敞开心门。“思思,我发了一段视频到你邮箱里,你抽时间去看看吧,是关于我公款挪用的事情!”孟浩说。即便他现在身怀绝技今非昔比,可是面对着这个令他一见钟情的女人,还是自然而然便显得小心翼翼。“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并没有追究你的责任,你还想怎么样?”向思思说,一贯的冷淡。“我没想怎么样啊,只是希望你能够了解真相!”孟浩谨慎回答。向思思稍微沉默一阵,才又问:“医生说你身上没有太大损伤,只要醒过来就会没事了,是这样的吧?”“是,我自己觉得随时都可以出院了!”孟浩回答。向思思便不再多说,直接从那边挂上了电话。两年了,向思思始终对孟浩冷淡如冰,但孟浩却从未对向思思有任何怨怼。他跟向思思本来就是名誉上的夫妻,两人会结婚不过是各取所需。然而只要是涉及到他孟浩的事情,向思思总是会不声不响承担起作为妻子的责任及义务。比如这次孟浩出事故,向思思虽然没有守在医院,但她不仅让孟浩住在最高级的病房,并且让她最信任的闺蜜朱笑笑留下来看护。再比如孟馨上大学,向思思亲自到大学附近帮孟馨找了一栋公寓住,一次性缴了四年房租,并且每个月都会主动给孟馨汇过去五千块钱作零花。更比如上次公款挪用,换个人向思思一定会报警抓人。可问题出在孟浩身上,向思思不仅没有深入追究,反而勒令公司内部人员不准再提及此事——只可惜有朱笑笑这个祸害在,这件事已经传遍了红山市上流阶层。而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足以让孟浩感恩一生。主治医生很快就来了,帮孟浩做了一下全身检查。那医生连连点头,说道:“没事了,你的身体并没有太大伤损,只要醒过来,就可以出院了!小伙子,你可真是有天神保佑啊,从六七层楼掉下来,居然啥事没有,这真是一个奇迹呀!”孟浩也觉得他是有天神保佑,为此他打从心眼里感激上苍。等主治医生离开,孟浩将孟馨支了出去,关上房门脱下病患服,刚刚换上自个儿的衣服,朱笑笑便带着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闯了进来。孟浩一点吃惊都没有,索性重新坐到病床上,拉过棉被盖住双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可以选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