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德而美庆典礼仪有限公司,南京礼仪庆典
    安卓版应用

    资源下载中心
  1. 武侠小说
    平台下载链接
  2. 都市小说
    ios游戏下载app
  3. 历史小说
    安装官网
  4. 科幻小说
    综合客户端
  5. 游戏小说
    玩法信誉
  6. 女生小说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7. 其他小说
    各种活动
  8. 排行榜单
    ios软件下载平台
  9. 书库榜单
    综合客户端
  10. 完本小说
    客户端旧版
  11. 繁体版
    指导其他
    简体版
    建议推荐
    南京德而美庆典礼仪有限公司,南京礼仪庆典
    广告服务
    > opebet体育资讯s
    有什么不同
    > 赵云

    赵云

    南京德而美庆典礼仪有限公司,南京礼仪庆典提供了小说《opebet体育资讯s》⚽️opebet体育资讯s⚽️【推荐】拥有最稳定的服务器,为广大玩家提供优质的游戏体验,opebet体育资讯s拥有彩种多样,玩法多样,是娱乐的最佳平台,欢迎您来体验!

    这样的结果确实是王永坤始料未及的,在他看来,白雅荷作为最年长的组长,当时和陈环宇竞争没有上去,显然是不招领导待见的,所以他基本没把这个女人当回事,没想到自己在有方德信鼎力支持的情况下却败给了她,怎么都想不通个中缘由。再想起年前自己志在必得的态度,就更加的无地自容,心里的烦恼实在是无法排解。白雅荷上任后第二天,便把熊大伟调到了三组,熊大伟虽说不乐意,却身不由己,别扭了一下,也就认可了这个局面。王永坤在主持研发中心的那段时间,和熊的接触是挺多的,觉得白雅荷这是挟私报复,可他念及熊大伟那时对自己主动靠拢的交情,便勉强接纳了他。熊大伟见王永坤有方总的支持却让白雅荷升了职,心里骂王永坤无能,却无计可施,更加的感叹命运不公,有心跳槽,又觉得自己在这多扔了好几年时间连一个更高的起点都没混上,要是这么走了那这几年时间就全都浪费了,便打算再观望一下,走一走白雅荷的路子,当天就跑去白雅荷的办公室表决心去了。温东明宣布任命的当天,祁薇就通知行政部把原来陈环宇用的办公室钥匙交到了白雅荷的手里。白雅荷升任的是研发中心的一把手,自然不必像李沧海那样谨小慎微的,当天就把自己的电脑搬进了经理办公室。熊大伟来敲门时,她正在低头整理着文件,听见敲门时,便喊请进。熊大伟进门来堆着笑脸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说:“白总好。”白雅荷一看是熊大伟便乐了,他知道熊大伟在王永坤主持工作的时候没少往他那边跑,现在自己升职了,他又急忙往自己这边跑,看着他那副谄媚的嘴脸,就越发的觉得恶心,从内心深处看不上这个墙头草。不过白雅荷虽然看不上熊大伟的见风使舵,但见他能够看清形势,还是觉得他有可用之处,就笑着说:“是大伟呀,有事吗?”熊大伟拿出一副真诚而严肃甚至带点悲伤的表情对白雅荷说:“白总,我是来找您承认错误的。”白雅荷听他这么说,便也摆出一副真诚的表情,笑着问道:“错误?你犯什么错误了?我怎么不知道啊?”熊大伟连忙堆着笑脸说:“嗨,您也是明白人,具体的我就不说了,我今天就跟您表个态,以后,我跟您好好干,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白雅荷见状,笑着点了点头,又好言安抚了几句,让他好好跟着王永坤干,相信他会做出成绩的。熊大伟见白雅荷说的真诚,便真的相信和白雅荷冰释前嫌了,信心满满的回到三组,只是内心里却留这个心眼,想着以后不能光听王永坤的,还是得跟着白雅荷干才能有出路。王永坤没想到熊大伟这个昔日的心腹摇身一变就成了白雅荷的卧底,不由得后悔接纳了这个墙头草,只是木已成舟,他作为组长,想把成员往外踢就不那么容易了,便愈发的觉得形势每况日下,每天上班都三心二意的,看谁都不顺眼,觉得连三组的员工都不拿自己当回事了,工作的积极性自然是大不如前了。李沧海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一副作壁上观的态势,每日到点上班按点下班,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品尝祁薇的手艺,当然,还有她的身体。到了周六,祁薇把孩子送到娘家,回来又去超市买菜,推着购物车往外走准备结账时又想起什么,便又返回去来到红酒专柜前,选了一瓶红酒放到购物车里,见旁边正好有开瓶器,就顺便也拿了一个,这才满心幸福的推着车去结账。结完帐出来,祁薇看着满满一车东西,计划着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她已经很久没有给男人做过菜了,也不知道李沧海会不会爱吃,想到此,她就很是期待看到李沧海大快朵颐的样子。买完菜回到家里,祁薇就为穿哪件衣服犯愁,太随意觉得影响自己的形象,太隆重又怕李沧海笑话自己,想到自己到了这个年龄竟然还会为和小男人约会而苦恼,不仅嘲笑起自己来。想来想去,还是像平时一样最好,祁薇知道,这一去,无异于送货上门了,即将发生的事,她有预感,甚至有些期待,如果刻意打扮,说不定会让李沧海觉得自己过于期待那件事,反而看轻了自己,所以不管他是不是要温床,自己还是按照温居的路线去做好了。最终,祁薇穿了一件黑色的羊绒衫,下面是黑色毛料短裙,腿上是黑色厚丝袜,穿好一看,一身黑,又觉得太素了,便在外面套了一件明黄的短款薄棉袄。有了颜色的搭配,人一下就显得精神而年轻了。祁薇出门时又从鞋柜来找出那双出国旅游时买的羊羔皮的小皮靴穿在脚上,人一下就高出一大块来,显得也更加的苗条了。祁薇站在镜子前左右照了照,觉得效果不错,自信心便增强了许多,这才高高兴兴的出门了。祁薇提着两大包东西站在门口时,李沧海正在厨房刷洗锅碗瓢盆。父母走后他就没在这开火做饭,厨房都落了一层灰了,一大早他就起来开始收拾厨房,此刻总算有些起色。李沧海开门见祁薇买了这么多东西,便赶紧接过来,放下东西又找出母亲穿过的拖鞋给她。祁薇本想让李沧海看到自己穿着高跟鞋的完美形象,可见他拿出拖鞋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上了。李沧海看着祁薇换拖鞋,便搓着手客气道:“来就来呗,还买那么多东西干什么”。祁薇笑着说:“不买东西,喝西北风?”李沧海嘿嘿一笑,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祁薇的装束,越发的觉得她是一个有品位的女人。祁薇是第一次来李沧海的家里,少不得要四处转转参观一下。李沧海看着祁薇趿拉着拖鞋各个房间转,就笑着说:“我家小,不像祁姐家房子那么宽敞。”“房子再大也没用,真正让人温暖的是人心。”祁薇说着就转到了厨房,发现李沧海正在打扫,便又出来脱掉外套开始干活。祁薇本来是手脚麻利的人,这几年自己带孩子,家里家外的早就锻炼出来了,很快就把厨房收拾干净了,又出来把买的东西拿出来摆在餐桌上,自言自语地说着中午的菜谱。李沧海见祁薇带了红酒,就笑着说:“要整两盅?”祁薇笑着说:“怎么让你一说就跟在东北要上炕喝烧酒似的,”说完又翻出开瓶器交给李沧海,说:“你负责把它打开,先醒醒酒。”李沧海一边开酒一边看着祁薇在厨房里忙碌,便慢慢的有了家的温暖。开完酒,李沧海把酒放回到餐桌上,又偷偷钻进厨房,从背后抱住了她。祁薇被李沧海吓了一跳,说:“你这个坏蛋,别捣乱,还想不想吃饭了?”李沧海在她耳后轻声说:“不吃了,吃你就够了。”祁薇被他逗得咯咯的笑,说:“别闹了,听话,先吃饭。”说完就转过身来往外推李沧海,说:“你快出去吧,净给我添乱,去看会电视,我一会就好。”李沧海只好出来,坐在客厅心猿意马的看着电视,却还是忍不住要去厨房看上几眼,只是几次被祁薇故意的怒目而视,不敢进去。李沧海看着祁薇来来回回的把一个个菜端到餐桌上,越发的觉得祁薇真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女人了。祁薇志得意满的坐到餐桌上时,还不到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有什么不一样